论坛观点

FORUM PERSPECTIVES

李毅中: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信部原部长 李毅中


       

论坛让我做一个发言,最近学习中央经济会议精神和总书记的中国讲话,有四个问题跟大家交流,一是成就,二是说差距,三是讲一个关注的热点,工业占比快速下降,四是对明年的制造业怎么落实任务。

一,工业。我国工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从规模来看是第二世界经济体,去年的GDP90.03万亿人人民币,占全球16%,今年预测100万亿。我们同时是世界上第一大工业国,2010年开始就超过了美国,去年工业增加值是30.5万亿人民币,今年预测增长5.6%,这个数字还没有公布。大概占全球四分之一。中国是全国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目录最全的国家,没有第二位。大类41类,联合国39类,我们41类,还多两类。

从产量来看,500多种工业品,220种世界第一。2018年进出口30万亿元,占全球11.75%,美国占10.87%,我们超过了美国。

从质量上看技术经过水平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国家有一个重大科技专项从2006年到2020年,原来是16项,前几年又增加了一项,航空航海发动机,所以17项。我了解到都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在掌握关键技术核心方面我们迈进了一大步,据说目前现在正在制定2035年第二个重大科技专项,像量子通信、人工智能这些都有列入。

我们在新一代的信息技术,航空航天,包括新能源新材料这些新兴产业方面,有一些产品和技术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比如5G,我们现在说掌握了5G的专利占全球30.3%,接近三分之一,所以我们有底气了。航空方面,比如说720等等,在这些方面也是引以为傲的领域。时间关系不一一说了。

我说第二个问题,要正确认识我国当前工业存在的差距和短板。现在是工业大国但还不是工业强国,是制造大国还不是制造强国,要清晰地看到我们的短板,这是有信心有势力的表现。

客观上我们国家的工业化比发达国家晚了七八十年,美国是1955年工业化,德国是1965年工业化,日本是1972年工业化,韩国是1995年工业化,我国到2020年明年基本工业化,2035年全面工业化,总的来说我国工业制造业还处在世界中低端,仍然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状况。

集中表现在:

1,科技创新能力还不强。当今不少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关键零部件、元器件的自给率是三分之一。2015年我国制定中国制造2025年的时候中国的自给率是20%,2020达到40%,2025年是70%,现在估计是三分之一,最典型的是高端芯片、集成电路,95%的依赖进口。去年集成电路进口花了3200亿美金,进口原油才花了350亿。我们的研发投入,占GDP的比例2.19,美国是2.79,欧美大概是3,挪威、芬兰、瑞典,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很多,日本是3.4%。更严重的是我们研发投入末的总量不少了2万亿人民币,但是用于基础科研的只有5.5%,发达国家15%到20%,俄罗斯也是15%。这个差距就更大了。科技成果转化率比较低,不到发达国家的一半。

2,产业结构需要欧化提升。今年1到3季度工业产能利用率76.4%,2006年年初的时候最低,大概是72.9%,现在有所提高,但是国际公认的产能利用率应该在80%到85%,如果低于75%就是严重过剩,我们现在是76.4%,说明结构上仍然存在很大的问题。绿色低碳转型不快,2018年我们单位GDP的能耗是世界水平的1.4倍,发达国家的2.1倍。这样排二氧化碳就多了,去年全世界排放二氧化碳331亿吨,我们中国多少?100亿吨,虽然排放强度在下降,但是排放的绝对量还在增长。

3,低端产品过剩、中高端产品不足。2018年世界品牌500强的排行中,美国是223,占二分之一,我国只有38家,名列第五位,当然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第五位和我们是第一工业大国、第一制造大国是很相称的。我们按照规模在财富500强中超过了美国,但是按照品牌呢排第五,落后了。说明在质量品牌上存在差距。

4,工业效率有待提高。工业增加值率约22%到23%,发达国家35%到40%,这个差距太大了。再举一个指标,规上工业企业主营利润率去年6.49%,今年比去年还低了5.9%,而美国是8.5%。再说劳动生产率,每人每年我们是11.6万元,这是去年的数字,尽管每年都在增长,7%到8%,但是绝对数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40%,只有美国的10%。我们数字化、智能化正在起步,但是有一个指标万名制造业工人所拥有的机器人的数量,我们是60台,接近世界撇开水平,而发达国家包括韩国都在300台以上。我再重复一遍这是我们有信心有实力的表现,我们要尽快地赶上去。

第三,准确把握国情,防止工业占比过早过快下降。

1,中央指出这个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这是去年的中央经济会议上提出的,今年再次提出这个问题。这个图大家看一下这个红线是我国工业占GDP的比例高峰是2006年,42%,然后一路下跌,一年1%,跌到2016年最低点33.3%,好在这两年稳住了,33.8%、33.9%。下面的黑线是制造业占GDP的比例,如果我们的工业是100的话,制造业在工业里占多少呢?大概占87%。2006年是32.5%,中间有所下降,这两年有所回稳29.5%。

2,2006年发达国家制造业占GDP%,2009年美国提出再工业化,美国实现工业化以后,他的制造业占比也是在下跌,而且下跌的比较快,到2016年,美国是11.6%,日本、德国、韩国他们控制的比较好,也在降,但是没有大幅度的降低。日本是20.7%,德国20.8%,韩国27.6%,我国是28.8%,和韩国比,韩国的人均GDP是我国的3倍,而我国的国情决定了我们制造业是强国之基,必须在国家经济中占一定的比例。现在我们的人均GDP是韩国的三分之一,但是我们的制造业占比和他差不多,这是不是我们降的太快了呢?虽然经过几年的努力,有了改变,但是仍然存在工业被空心化被边缘化的状况,我们必须面对误区,把制造业搞上去。

3,我国现在的处于工业化的后期,而不是后工业化。中央工作会议再次强调,要充分发挥消费者基础性的作用,投资的促进作用和进出口的促进作用。要把握实现工业化并进入后工业化的历史过程。从国情出发我们要分阶段完成这个使命。我们现在是工业化的后期不是后工业化,中国社科院工业研究所2017年6月发布了一个指数,叫工业化综合指数,全国多少呢?84,长三角、珠三角、北京天津93到98%,长江经济带86,东北振兴来振兴去76,大西北和大西南58,个别省50。我和赞成他们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对中国工业化进程的评价。这是科学符合国情。

四,推进制造强国建设需要关注的几个问题。

1,加强自主创新。刚才几位致辞的先生女士们都说了这个问题,只有实现核心技术干间技术的自主可控,才能有效地应对美国等西方对我国的封锁打压。中央经济会议上号召我们组织开展卡脖子关键技术攻关。自主创新了,包括哪些内容呢?首先是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然后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末端是成果的转化、专业化。自主创新并不排斥开放创新,要进一步扩大开放,继续加大研发投入,我们现在的研发投入占GDP的2.19%,明年达到2.5%,更要加强革命研发投入,要推进产学研用相结合,研发的目的全在用,只有用才能进入市场,应该商业化、产业化。另外只有用才进入市场,用户要自始至终参加。政府各部门要更好地发挥引导作用,金融要更多的给予支持,真正体现市场为导向。第一个关注还是我们的科技创新,这里有不少的体制和机制上的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地研究改进。

2,事实“网络强国”的战略。发展数字经济,“数字产业化是手段,“产业数字化”是目的,实行跨界融合。我认为前一句产业数字化才是目的,要使我们国民经济的各个产业,跨接融合的实质是信息通信技术,与工业制造技术深度融合。我们通讯技术从2G到5G,只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变化这么大,使我们的互联网技术不断地得到提升。由于各工业行业千差万别,因此现跨界融合对每个行业都要研究,开发应用场景,提出解决方案。取得典型以后在行业里推广,从而提升我们高端的制造能力。

3,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中央工作会议再次强调,要切实增加有效投资,要引导资金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承受效应的先进制造业。这句话以前没有出现过,大家要深刻地理解。投资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手段,无论是优化存量进行以绿色智能为重点的新一轮的改造,就是传统产业的改造,还是增量建设高技术产业、新兴产业、工业都需要投钱。今年1到11月,全国投资增幅只有5.2%,比去年5.4%又降了0.2%,其中制造业只有2.5%,如果扣掉投资的物价指数,负增量,这怎么行?所以要稳投资,稳外资。稳外资多数在投资上,只有稳投资、稳外资,稳预期才有基础,所以要切实的增加投资,通过有效投资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建立现代工业体系。

4,大力提升工业基础能力。中央工作经济会议上,有这么一句话,要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而且多次强调。中国制造2025提出“四基”,核心基础零部件及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产业技术基础,这是工业基础能力。不客气地讲我们讲5G讲的很多,但是恕我直言,讲“四基”讲的太少了,讲5G也要讲“四基”,我国企业类型繁多,水平参差不齐,我们国家的工业跟美国不一样,他们比较齐整,我们不齐,1.0、2.0、3.0、4.0都有,对于很多企业来讲还不到谈智能化的时候。许多企业要补欠款、强基础。开展“单项冠军”、“小巨人”行动。还要加强管理层面的基础能力,如基础工作、基层建设和员工基本素质。这样我们才能全面提升工业企业的基础能力。

5,不断改善营商环境。一是要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制造业增值税已经由16%减到13%,还要加快三档变两档。今年减税降费数字原来说2万亿,现在实际要超过这个数2.36万亿,明年还要在基础之上再增加5000亿,所以中央非常重视减税降费。

二是要支持民营企业的政策,要落地见效。总书记去年11月在座谈会上提出了六个方面支持民营企业的重大举措,大家都在落实。当前在鼓励民间投资、保护权益、解决融资困难方面,还要加大力度,使政策尽快落地。12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又发布了一个文件,支持改善经营环境,支持民营企业健康发展,说明对这个问题高度重视。

三是要进一步激活国有企业的活力,国企的出资人是国家,因此国企就要体现国家投资人的意志,这方面国有企业要清楚,要有更多的责任的担当,这样同样应“政企分开”,放权“松绑”赋予国企经营自主权。今年6月份国资委有一个对中央企业授权放权的清单,五个方面35条,而且要求中央企业还要把这个政策下放到二级三级企业中,我看了以后很受鼓舞,我希望能够真正落实,使我们的国有企业具有市场的活力和竞争力。

组委会咨询
联系电话:139 1089 2005
                /400-6161-661
联系人:刘振豪
邮箱:liuzhenhao@cmtt.org.cn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广渠东路3号中水电国际大厦15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