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观点

FORUM PERSPECTIVES

李毅中:制造业比重下降的严峻状况要引起重视


6066de7fd0c30.jpg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 李毅中


3月28日,“第六届中国制造强国论坛”在保定举办。会议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加速调整,智能制造已成为现代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的背景下,以“稳制造、强实体、开新局”为主题,进行一场思想火花碰撞。


此次会议由中国制造强国论坛组委会、保定市人民政府、北京市发改委、北京市经信局、天津市发改委、天津市工信局、河北省发改委、河北省工信厅”联合主办。由保定国家高新区管委会、保定市发改委、保定市工信局、中国信通院保定科技创新研究院、中机生产力促进中心等协办。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参会并做题为《“十四五”工业的新担当》的主题演讲。

李毅中表示,我国工业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这些年出现了过早、过快下降的状况,引起了中央和全社会的高度重视。尤其是不少省出现了超常态的跌落。对此,他建议要保持制造业占比基本稳定,巩固壮大实体经济的根基。

另外,他表示,坚持科技创新,加快数字化转型,产学研用深度融合,增强自主可控。遵照总书记的指示,要加快掌握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在关键时候,我们可以做到自我循环,正常运转,在关键极端情况下,我们的经济也能够自我循环。

全文实录如下:(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十四五”工业的新担当》

李毅中(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企业家、各位朋友,首先祝贺论坛的成功举办,论坛让我先发言,我想就“十四五”工业领域的几项新任务谈一点体会,不当之处,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我准备了五个问题。
问题一、在新征程当中工业的定位和作用。
问题二、讲讲科技创新、数字化。
问题三、碳达峰、碳融合。
问题四、能源与资源的安全。
问题五、讲讲制造业服务化的延伸。

首先说第一个问题,要正确把握工业在新征程中的地位和作用。五中全会建议其中有一句话,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到2035年,基本实现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建成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大家注意这是一个老提法,也是一个新提法。新就新在2035基本实现新型工业化。

这也就是说四化不仅要协调发展,还要同步实现。中国的工业化还要走一段比较长的路程,那么在这个路程当中,我们工业制造业仍然要发挥基层作用、带动作用、保障作用。

习总书记有两句名言,工业是立国之本,制造业是强国之基。刚才几位领导同志的发言里面,我看很多都说了这两句话。我们回忆一下去年不平凡的2020年,工业界最为欣慰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我们工业在防止疫情和恢复经济中首先是千方百计保障了防疫抗疫的物资供应,为防疫抗疫做了巨大贡献。

第二件事,工业率先复工复产,强劲复苏,带动拉动了GDP由负转正。
我想这两件事情是工业界去年最欣慰的两件事。

我看了一下河北省的数据,河北省去年工业增加值的增幅是4.6%,GDP增幅是3.9%。这两个数都比全国的平均数要高,全国工业归上增幅是2.8,全部工业增幅是2.4,GDP增幅是2.3。所以,河北省这方面,我觉得做的更为好,更为突出。

我国工业制造业在GDP中的占比,这些年出现了过早、过快下降的状况,引起了中央和全社会的高度重视。这里我做了一个图,(看图)中间黑色的线是全国工业占比近些年来下降的状况,高峰是在2006年42%,然后一路下跌,跌到2016年32.9,近几年平滑一点。到2019年是32,2020年是多少呢?我们预测是保持稳定的。但是这个数现在有点出入,和统一上的口径有点关系。

下面红色的线是同期制造业占比,同期也是从32.5%降到了2019年的27.7%,同样2020年的数字,我们估计是不应该下降的。但是实际上还有一点出入,可能和价格有关系。

那么蓝色的线,我统计了除西藏以外,各省市这些年来工业占比的下降状况。几乎和全国的轨迹是相应的,有不少省下降的还要更快一点。河北省的数字比较明显,由2011年的高峰48%下降到2019年的32.8%,从而2020年我想应该是平稳的,因为工业的增长值是4.6,GDP是3.9,但是统计下来这个数和全国一样也有一点异常,估计也是价格。你统计当年的占比是现价,统计它的增幅是不变价,这里面就要仔细分析。

尤其是不少省出现了超常态的跌落,我就不说哪些省了。估计原因和挤水分有关,挤水分我是赞成的,我们要更加实事求是。但是要总结一下水分是怎么进来的,我们今后还有没有水分,总结的经验教训。

当然也和第四次工业普查有关系,继续做深入研究,河北省2018年比2017年跌落的厉害。

在“五中全会”建议和“十四五”纲要里都有这样一句话,要保持制造业占比基本稳定,巩固壮大实体经济的根基。

同志们,这是在党的文件里第一次出现,保持制造业占比基本稳定,(看图)我这个图表显示出的严峻状况确实要引起大家的重视,据了解现在许多省市行业都在制定“十四五”规划,他们都在贯彻落实,工夫要下在工业高质量发展上,怎样千方百计保持工业增加值的增幅,与GDP的增幅相当,我们在一段时间里工业增幅是低于GDP增幅的(拉了GDP的后腿)。

怎样提高工业增加值?当然有量的增加,但是最根本的要靠质的提高,“提质、降本、增效”,因为对很多行业来说,量的增长几乎没有余地了,所以更多要靠“提质、降本、增效”。

再者,工业投资的增幅与全部固定资产增幅要相当,要改进工业投资长期以来低迷的状况,但是现实不尽如人意。

比如去年固定资产投资增幅2.9,工业是零,制造业是负2.2,而且这种状况好几年了。所以,我呼吁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工业和制造业投资的增幅要和全部投资增幅的数字要相当。

第二个问题,坚持科技创新,加快数字化转型,产学研用深度融合,增强自主可控。遵照总书记的指示,要加快掌握核心技术、关键技术,构建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国内生产供应体系。在关键时候,我们可以做到自我循环,正常运转,在关键极端情况下,我们的经济也能够自我循环。

这样就要抓紧时间窗口,断长板、补短板、强弱项、补空缺。断长板也是个新概念,就是我们要扬长避短,我们也有我们的强项,强弱项,还要补空缺,由于形势的变化,国外的封锁可能会暂时出现断裂的情况,我们要及时把它补上。

消除卡脖子的痛点和毒点,增强我们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竞争力和稳定性。首先,要继续加大研发投入,抓紧重大科技攻关。

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我们国家是2.4%,美国是2.79%,北欧那几个国家是3%,日本、德国是3.4%,韩国是4.5%,就是说我们的投资2.4%不算少了,但还有潜力,还有差距。

我们的绝对量不小,因为我们基数大,绝对量是2.44万亿(仅次于美国),但问题是我们投在基础研发、原始创新上的比例太小,2019年是5.7亿,去年是5.68亿。

发达国家是15-20,俄罗斯是15,在“十四五”规划里提出我们的研发投入每年要增加7%,在研发投入里用在基础研发和原始创新上的比例要提到8,总算进了一大步,但还不够,发达国家是15-20,还是有余地。


中制智库 | 中国制造强国论坛组委会秘书处
咨询电话:400-6161-661
对外合作:010-57795016
邮箱地址:cmtt@cmtt.org.cn

办公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 东路3号中水电国际大厦15层